台州新闻门户网站

新土地管理法如何治理土地征收?学者:核心在补偿

原标题:在新土地管理法下如何管理土地征收?学者:核心是补偿”“征地问题的核心是补偿”10月27日,在第八届明代行政法治论坛上,许多学者聚焦于新土地管理法的发展趋势,讨论了“征地中的公共利益”和“征地分配新程序”等问题。一些学者指出,如果政府为了公共利益征用土地,不解决补偿问题,土地征用问题就无法得到有效解决。

以上论坛由北京智明律师事务所和《法律与生活》杂志联合主办。(请注意,今年8月26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土地管理法的决定,新法律将于2020年1月1日生效。

“如果补偿问题得不到解决,征地问题就无法得到有效解决”

征地补偿问题引起了学术界的关注。新闻报道称,新《土地管理法》第45条首次界定了土地征用的公共利益,具体规定,如果由于军事和外交事务、政府组织和实施的基础设施建设、公益事业、扶贫和搬迁、保障性住房项目以及地块开发和建设等六种情况,确实有必要征用土地,可以依法进行征用。

蔡乐伟,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长期研究土地法,指出“公共利益”的立法模式分为一般模式和列举模式。《土地管理法》以积极列举的方式进行了修订,逐一列出了符合公共利益的情况。

蔡乐伟表示,就征地中的公共利益而言,核心在于限制“公共利益”的内容理论上,政府不能为了第45条所列利益以外的其他利益征用土地。应大幅缩小土地征收范围,有助于防止和限制行政机关滥用征收权,保护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的土地权利,促进土地集约利用,减少土地资源浪费。

与此同时,新法还删除了原第四十三条中“任何单位和个人需要使用建设用地必须依法申请使用国有土地”的规定。

"这意味着公共利益不需要的建筑不需要征用."蔡乐伟认为,政府控制(征收)的重点不是公共利益,而是土地保护。下一步的控制,如果仍然集中在土地保护、社会稳定等方面,特别是通过行政手段发放文件来解决,可能会包含一定时期内过多的土地征用,但从长远来看不足以解决问题。

根据蔡乐伟的观察,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作为被征用人的集体和成员,他们关心的主要不是征用是否符合公共利益,而是可以给予多少补偿。

“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公共利益问题就转化为征地补偿问题。如果补偿问题得不到解决,无论公共利益解决得多好,整个征地问题都无法得到有效解决。”蔡乐伟说道。

“征地补偿比过去更加公平,权利救济和保护制度仍然缺乏”,

在征地补偿方面,新《土地管理法》第48条明确规定,征地补偿应当公平合理,以确保失地农民原有的生活水平不会降低,他们的长期生活得到保障。

上述条款还规定,土地征用应及时足额缴纳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和农村村民住宅补偿费、其他地上附着物和青苗补偿费,并安排失地农民的社会保障费。

澎湃新闻观察到,上述条款不仅改变了以往以征地为原目的确定土地补偿、以年产值倍数法确定土地补偿和安置补贴的做法,而且在原土地补偿、安置补偿和地上附着物的基础上增加了农村村民的住房补偿和社会保障费,从而从法律上为失地农民建立了更加完善的保障体系。

“征地补偿问题得到了很好的解决,比旧法律有了很大的改进。”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名誉主任蒋明安也肯定了上述调整。他认为征用补偿确实比过去更加公平。旧法律规定,补偿标准为被征用土地原年产值的20-30倍,最高可达30倍(每亩约60-10万元)。新法规定应考虑许多因素,如土地的原始用途、土地资源条件、土地产值、土地位置、土地供求关系等。它不是统一的国家标准,标准是由各地规定的。此外,补偿方式也有所增加。它可以是货币补偿,也可以重新安排宅基地建造房屋或提供安置房屋。

至于程序性救济,蒋明安认为,当政府确定的区域综合价格不合理时,主要是通过在早期听取意见和举行听证会来解决。“征地补偿计划是一个普遍的决定和命令。根据行政程序法,决定和命令是抽象的行政行为,不是针对特定个人的。亲属不能提起诉讼。我一直反对这一点。行政复议也是,对于国务院各部门、各级政府的规定,不能申请复议,很难直接获得诉讼救济”。

在蒋明安看来,与上述征地补偿计划相比,个人补偿协议是一种可以起诉的行政协议。被拆迁人可以向政府要求赔偿,而不仅仅是赔偿,“但在实践中仍然存在许多问题”。

"新法律缺乏暂停程序或临时保护权利的制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杨俊峰认为,补偿是征地的重要前提,另一个是符合公共利益。怎么可能做不到呢?从世界征用法的角度来看,只要补偿责任没有依法履行,征用决定是可以做出的,但永远不能实施。"如果被征用人认为补偿有问题,只要提出申请,就不能实施补偿,但如果新法没有这一规定,就没有停止或中止补偿的程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