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新闻门户网站

罗志渊评电影《我不是药神》:药商抓住病人“痛点”敛财,医改势在必行!

罗志远,我想昨天分享

《我不是药神》根据真实的故事,一个无力租房的保健产品供应商成勇从印度带回了昂贵药物仿制药(Gleinine)的仿制药,并进行了警方调查。这种药是白血病人的救生药。当时,该药被贩毒者垄断,一瓶超过4万瓶,而印度仿制药的购买价仅为500元。

从一开始,成勇就出售印度非专利药物以赚钱,最后将其出售以拯救人们。这是个性的升华。当时,负担得起这种药物的患者并不多。对于没有药物的患者,这意味着等待死亡。而且毒贩抓住了病人的“痛点”来收钱,这真是人间!

在我们的社会中,情况并非如此。目前,大型医院中有许多医学代表与医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为了获得更高的利润,他们建议患者使用高价药物。尽管“医疗改革”的呼声很高,但如果触及人民的利益,仍然不能完全解决这个问题。

现在有些人对癌症患者产生了心理,并在医院中引入了各种高价药物。不管效果如何,这种骗取重病患者钱财的欺骗手段本身就是一种令人讨厌的事情,甚至是违法的。希望有关部门充分重视医院的违法行为,维护人民的合法权益!

收款报告投诉

《我不是药神》根据真实的故事,一个无力租房的保健产品供应商成勇从印度带回了昂贵药物仿制药(Gleinine)的仿制药,并进行了警方调查。这种药是白血病人的救生药。当时,该药被贩毒者垄断,一瓶超过4万瓶,而印度仿制药的购买价仅为500元。

从一开始,成勇就出售印度非专利药物以赚钱,最后将其出售以拯救人们。这是个性的升华。当时,负担得起这种药物的患者并不多。对于没有药物的患者,这意味着等待死亡。而且毒贩抓住了病人的“痛点”来收钱,这真是人间!

在我们的社会中,情况并非如此。目前,大型医院中有许多医学代表与医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为了获得更高的利润,他们建议患者使用高价药物。尽管“医疗改革”的呼声很高,但如果触及人民的利益,仍然不能完全解决这个问题。

现在有些人对癌症患者产生了心理,并在医院中引入了各种高价药物。不管效果如何,这种骗取重病患者钱财的欺骗手段本身就是一种令人讨厌的事情,甚至是违法的。希望有关部门充分重视医院的违法行为,维护人民的合法权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