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新闻门户网站

中国出版:加速数字化转型 探索国际化之路

?

中国出版(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李岩在接受《中国证券报》采访时说:“数字化是中国出版业的重要发展战略之一。公司将数字化每个社会主人的优质内容资源促进媒体整合的发展,一些项目正在有序进行。”

中国出版是一家年轻的公司,由中国出版集团,中国联通,学习出版社和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于2011年发起,并于2017年完成上市。但是,中国有着悠久的出版历史。它拥有百年历史的商店,例如商务印书馆和中华书局。众所周知的《新华字典》是其具有100年历史的商业印刷的杰作。

承担文化责任

李岩说:“文字是在用人,文字是道家,在讲生意的地方,很适合形容中文出版业。

中国出版业的许多出版商都有很强的历史感。商务印书馆成立于1897年。中华书局成立于1912年。人民音乐出版社成立于1935年,是中国最早成立的音乐专业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成立于1951年,是新中国成立最早的中央政府。专业文学出版社。

该公司还与国民经济和民生密切相关。自公司商务印书馆成立以来,公司的宗旨一直是“长鸣教育,开创民治”,已成为中国出版的企业基因。自成立以来,商务印书馆通过出版提高了公民的文化水平,并逐步帮助建立了新中国最早的现代科学教育体系。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中国人民的识字率从新中国成立之初的不到20%飙升至不到96%。 《新华字典》也进行了十次修订,印刷次数接近400次,发行量超过5亿份。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出版通过出版为国家的建设提供智力支持,为社会提供精神食粮。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人民文学出版社就用精神文化食粮为人民努力奋斗。这一时期已经出版了《青春之歌》 《野火春风斗古城》《山乡巨变》。在改革开放的新时代,人民文学出版社吹响了文学和出版界解放思想的号角。 《芙蓉镇》 《第二个太阳》 《白鹿原》和许多其他杰出的小说在反映生活的深度和广度方面取得了新的突破。近年来,人民文学出版社继续引领国内原创文学的创作潮流,并推出了国内着名作家贾平凹的《古炉》 《带灯》 《老生》,王书增的《1911》,严歌s的《芳华》等。 “今年的茅盾文学奖入围了10种书籍,人民文学学会占了4种;在最终的5名获奖者中,文学学会出版的《牵风记》和《应物兄》占据了两个席位。”李岩开心地说。

中华书局弘扬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已成为中国出版业的“紧急先驱”。中华书局出版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百部经典读本》 《中华传统文化经典百篇》和其他与传统文化和核心价值观密切相关的主题出版物。经典文本中的流行文本保持了较快的增长势头。 “中国经典全注全译本系列”和“中国经典珍藏”年交付额超过一亿元。 《中国诗词大会》 《万历十五年》等书卖得很好。

拥有许多优秀出版资源的中国出版进一步证明了其作为“国家队”的地位。根据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布的《2018年中国出版集团零售市场报告》的数据,在整个图书零售市场中,2018年出版集团的监控和销量连续16年位居行业之首。 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出版了图书,同比增长509种。图书零售市场份额为7.17%,同比增长0.76个百分点,继续保持领先地位。

讲中国故事

近年来,许多文化企业实施了“文化走出去”战略,而中国故事就是其中的亮点。作为出版业的“国家队”,中国出版业的优势凸显出来。

中国出版通过战略合作,打造明星产品,策划国际活动以及组织海外报道,塑造了“走出去”的中国品牌形象。公司充分利用自身的品牌优势和资源优势,与多家国际知名出版公司和版权代理机构建立了较深入的项目合作关系。

中国商务印书馆,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和中国翻译出版社与13家海外出版商签署了合作协议,建立了20个国际编辑部门。李岩早些时候表示,未来,根据国外研究市场的结果,双方将共同规划中文主题书,进入当地主流渠道。 “它不同于通常的'走出去'方式。这种模式有利于中国内容。规划优势和国外渠道运营优势,刺激有效需求,降低市场风险,进一步实现并进行出色的海外交流。”

中文出版的“走出去”与国家战略密切相关。半年报显示,公司进一步深化“一带一路”合作,在中国和欧洲推进了汉英教材的编写等重大项目,并与埃及,伊朗等众多词典合作,以及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进一步增强了国际市场的开发能力,大力推广了公司的重点书籍。继续实施中国着名的海外推广计划和外国人撰写中国计划; “丝绸之路”学术项目,“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项目和“国际沟通能力建设”项目已被选入多个项目。

李岩说:“从最初的版权贸易到共同规划的话题,从编辑与版权管理者之间的交流到出版商之间的出版合作。中国出版正在积极探索出版国际发展道路。”

探索数字宝藏

“数字化是中国出版业的重要发展战略之一。我们对此有深刻的理解,我们已经数字化了各种组织现有主人的优质内容资源,并促进了媒体整合的发展。有序地前进。”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说。

随着通信技术的变化,传统的出版业务正在受到严格的考验。根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2018-2019年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数字出版继续保持较高的增长速度,其行业地位不断提高。经过近年来的不断发展,传统出版业向数字出版业转型的趋势已经显现。

作为国内大型出版集团,中国出版集团一直在积极寻求数字化转型。但是,如果公司不能持续吸收和应用先进的数字技术,并大力发展具有内容的数字化生产和通信渠道数字化的新媒体,那么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数字出版媒体的影响将越来越大。

数字化一直是中国出版的重要战略。 2019年上半年,中国出版集团向全资子公司数字媒体拨款2600万元人民币,用于建设``中文版动漫交流平台'';完成了“中国艺术整体媒体开发与应用平台”和“诗中国2.0建设项目”两个募捐项目的变更,并分配了第一阶段的募捐项目建设资金。

中国出版计划通过数字化建设从内容提供商扩展到知识服务。目前,公司数字化重点项目建设的经营目标可分为三种:一是建立资源库,以公司丰富的内容储备为基础,整合行业中的高质量内容资源,开展中文研究;参考书,艺术品,图书馆等。资源库;第二,提供在线知识产品和服务;第三,在线教育课程,在线评估,原创“阅读”产品,教育云服务平台,教学资源内容服务等;提供数字化工具搭建出版智能流通平台等等。

中文出版的数字化策略已经“开花结果”。该公司的各个部门的数字版权签名率达到60%,拥有78,000个资源,近10,000个在线业务。该商业工具书云平台共吸引了1196万用户,14万付费用户,并推出了近20种权威词典应用程序。中国经典书籍总数近13亿本。它已经完成了6,000万字的修改工作,并创建了一种在线审阅,校对和排版的新模式。三重“阅读”中的“阅读”用户总数为850,000,并且“悦听卡”分发活动很成功。数字媒体公司的数字媒体内容知识挖掘和分析平台已构建了40,000多个知识标签和20,000多个零碎的书籍,形成了近300万个知识单元。人们文学和现代社会的电子书和有声书也应运而生。

关注Flush Finance(ths518)并获得更多机会

编辑:ls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