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新闻门户网站

回A关键期广州农商行风波不断

提交A股招股说明书后不到半年,正处于上市关键时期的广州农村商业银行最近交出了高中入学考试成绩单。该银行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保持快速增长。在成绩斐然的背后,银行的仓储率大幅上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的隐患持续上升。此外,前党委书记,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董事长王继康最近被调查的消息也导致该行重返A股增加了未知数。

票据贴息贷款上涨7倍

从经营业绩指标来看,广州农村商业银行交出了一个满意的答案:上半年营业收入108亿元,同比增长32.11%;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5.9亿元,同比增长8.13%。截至6月底,该行总资产达到853.346亿元,同比增长11.8%,位居全国农村商业银行第四位,排名第三的上海农村商业银行仅207亿元。

截至上半年末,本行贷款和垫款总额为4486亿元,比上年末增长18.68%。其中,公司贷款总额3,031.98亿元,比上年末增长13.97%;个人贷款总额增加6.12%至1149.9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银行贴现贷款增长速度惊人,比上年末增长74.478%,达到304.12亿元。今年上半年新增金额为268.16亿元。

贴现票据的大幅增加主要与银行承兑汇票的贴现有关。截至6月底,广州农村商业银行银行承兑汇票和商业承兑汇票折价分别为271.5亿元和32.62亿元,分别比上年末增加4427.17%和8.88%。

近两年来,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贴现票据均出现负增长。数据显示,该行2016年末贴现票据为119.96亿元,较2017年末的52.19亿元减少一半以上,2018年末进一步下降31.11%至35.96亿元。广州农村商业银行在招股说明书中指出,主要受资产规模、结构规划等因素影响。

与上市农村商业银行相比,广州农村商业银行票据贷款增速相当罕见。如无锡农村商业银行6月末票据贷款总额比上年末增长2.88%;常熟农村商业银行增长57.75%;青岛农业商业银行上半年增长仅21.63%。此外,刚刚通过会议的重庆农村商业银行贴现贷款较年初下降7.59%。

事实上,今年以来,票据融资的关注度明显提高。年初,票据融资规模的快速增长引发了资本套利的讨论。央行明确表示“绝不容忍票据融资套利”。对于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贴现贷款的快速增长,民生银行研究院研究员李昕表示,贴现票据的大幅增加可能面临利率风险。现在市场资金相对宽松,票据贷款利率相对较低。赔钱很容易。

第一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建辉也指出,总体来看,单笔业务增长过快并不是一个特别合理的现象,银行业务应保持均衡发展。

“票据贷款是一种更灵活的贷款方式。这就要求相应的金融机构具有较强的风险控制能力。更积极的贷款政策可以迅速增加业务量,但更容易为随后的业务风险埋下隐患。”金曲功能分析师廖和凯分析。

两行业不良率大幅上升

据公开资料显示,广州农村商业银行总部位于广州,前身为广州农村信用社。 2009年12月11日,广州农村商业银行经银监会批准正式开业。于2017年6月20日,该银行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正式上市,净额约为71.63亿港元。

经过一年多的H股上市,广州农村商业银行推出了A股上市计划。今年3月,它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了一份声明,并被中国证监会接受,正式加入A股IPO排队序列。为什么广州农村商业银行如此渴望回归A股?在业内人士看来,这可能与其在港股表现欠佳有关。自H股上市以来,广州农村商业银行的股价持续低迷。截至9月3日,收盘价为4港元/股,仍低于5.1港元的发行价,处于破损状态。

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的下降也是广州农村商业银行急于返回A的主要问题。该银行于2017年成功登陆H股,年底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增加了10.69%。上市不到一年后,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并在2018年底跌至10.5%;截至今年6月底,该指标进一步下跌至9.83%。

资产质量下降的问题也不容乐观。截至2019年6月底,广州农村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62.59亿元,比年初增长30%;不良率为1.4%,较年初上升0.13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降至234.34%。对此,广州农村商业银行在半年报中表示,这主要受潮州农村商业银行整合和收购不良资产组合等因素影响。

从行业分布来看,广州农村商业银行的制造业,运输业,仓储业和邮政业的不良率大幅上升。截至6月底,两个行业的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7.7亿元和8.245亿元。 208%,712%;不良率分别为2.35%和6.9%,较年初上升1.51和6.13个百分点。

廖和凯指出,广州制造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的不良率大幅上升,与当前经济周期区域相应的行业低迷有一定的关系,但更多的似乎是银行在这个阶段。业务快速增长的负面影响。 “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金融机构业务大幅增长,风险控制部门必须跟进。广州农村商业银行实际上选择了渐进式退化策略,这需要收入覆盖率低的影响。多位置占据市场份额。“

风暴继续增加,上市未知

除了业绩问题外,广州农村商业银行最近因对原始“头”和商业违规行为的调查而更加关注,这增加了广州农村商业银行上市的不确定性。

根据广州市纪律委员会8月23日的公告,王继康涉嫌严重违法,目前正在接受广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的纪律审查和监督调查。吉康离这个职位只有一个月的路程。

从工作经验来看,王继康在银行业工作了20多年。自2005年4月加入广州农村信用社协会担任董事以来,他在广州农村商业银行工作了14年多,其中包括担任总裁(董事)8年,担任董事长6年。在他任职期间,广州农村商业银行实现了H股上市,并启动了A股上市程序,提交了招股说明书。如今,这是广州农村商业银行上市的关键时期。王继康的调查并重返A上市带来了未知数。

除了管理层调查带来的声誉风险外,广州农村商业银行也走上了A路。在调查原董事长仅四天后,由于违反基金销售和托管业务,广州农村商业银行收到了广东证监局的监管措施。根据广东证监局8月27日的公告,广州农村商业银行在基金销售和托管业务方面存在四项违规行为,如基金销售业务部门负责人尚未取得基金资格,没有有效实施公司基金销售业务系统。为了纠正。

关于贴现票据的增加以及原董事长调查的影响,北京商报记者试图采访广州农村商业银行,但截至发稿时尚无人回答。

(文章来源:北京商报)

(编辑:DF5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