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新闻门户网站

满分作文精彩语段赏析:奶奶情、萝卜牛杂、毕业歌、古风曲

与流云共舞,空气中氤氲着清新淡雅的芳香。奶奶和我坐在树下,她拿出一本故事书,以流畅轻柔的语调给我讲述或紧张或有趣或悲伤的故事。我靠在奶奶的大腿上,微微仰头,侧着耳朵,嗅着槐花的清香,环游在童话王国与寓言世界里。奶奶则总是带着微笑,用手抚着我的肩,温柔地看着我。阳光透过树枝的间隙洒在我们的身上,让人受用得很。

时光流逝,岁月无情,如今我已长大,奶奶却已衰老。

读高中后,与奶奶在一起的时间便少了。每次放假回家,我都会发现奶奶站在家门口,凝视着进村的路。她的头发已然苍白,颧骨山崖般凸出来,脸颊水坑一样陷进去,眼珠暗淡无光,走起路来步履蹒跚。假期结束去上学时,行动不再利索的奶奶不再送我去车站,她只是倚着槐树,静静地目送我离去。

昨天,我接到奶奶的电话,她声音嘶哑地告诉我:家中的槐树开花了,很香,有空回家看看吧!我双眼逐渐模糊,盈盈泪光中,我看到了槐树下的奶奶,闻到了那淡雅的槐花香。(《槐树下的奶奶》湖北省天门中学高二(7)班 李纯 指导老师:刘薇薇)

【简评】本文的细节描写很成功,起到了很好的表情达意的作用。如,奶奶“总是带着微笑,用手抚着我的肩,温柔地看着我”,“凝视着进村的路”“静静地目送我离去”等细节,生动地表现出了奶奶对“我”深沉的爱。首段的景物描写,营造出了祥和温馨的氛围,给专注地听故事的“我”和爱抚“我”的奶奶蒙上了一层梦幻般的面纱。一棵普通的槐树,成了祖孙深情的见证者,成了串联文章的线。

广州,美食集聚的城市。有句俗话叫 状,跟切成块的萝卜一起放入锅中,再配以八角、香叶、桂皮、陈皮等香料,加入由酱油、盐、蚝油等调味料熬煮的老汤,慢火煨煮。火舌欢快地舔着锅底,锅里的萝卜牛杂发出“咕咕”的叫声。在热力的作用下,牛杂与萝卜敞开怀抱,和汤汁紧密结合,香味渗透至食材的每一个细胞中。

萝卜牛杂终于上桌了,它汤色深棕,吸收汤汁后的萝卜软嫩饱满,牛杂则已酥烂。它散发着厚重的香味,任谁闻了都会大吞口水食指大动。吃萝卜牛杂讲究蘸辣酱吃,佐以辣酱之后,萝卜牛杂咸辣鲜甜,让人欲罢不能。食客们一个劲地往自己的嘴里塞萝卜牛杂,顾不上说话,不断发出 “哈哈”“呼呼”等声音,吃得满头大汗,油光满面。外人见了,大都会斥之不雅;本地人才顾不上所谓的吃相呢,唇齿留香的他们只知大赞“好味”。(《萝卜牛杂》深圳市育才三中 陈接松)

【简评】本文层次清晰,作者依次就产地、原料、做法、味道、吃法等介绍萝卜牛杂,内容具体而全面。作者观察细致,用语精当,生动地展现出了萝卜牛杂的特色,让人可触可感。特别是尾段,作者既从色香味正面描述出锅后的萝卜牛杂,又以食客们“一个劲地往自己的嘴里塞”“吃得满头大汗,油光满面”的吃相从侧面予以烘托,萝卜牛杂浓郁的香味似乎从字里行间飘了出来,让人大流口水。

“来,爸爸拉着你。”我吸了吸快要流出的鼻涕,鼻子上还有几滴未落下去的眼泪,跌倒在地上的我狼狈不堪。爸爸蹲下身,轻轻掸去我羽绒服上的雪。“你啊,就是不好好看路,这下摔倒了吧!”他边说边帮我戴上因摔倒而掉下的手套。“好了,我们走吧。”他站起身拉起了我的手。

好暖和啊,大大的手紧紧包裹着我冻得僵硬的手,如阳光般化去了我积在心中的雪。

儿时的记忆电影画面般在脑海中回放,手中似是还留有当时的温暖。“爸爸,我们去散步吧。”我微笑着对父亲说。

路上的鹅卵石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柔和的光。“爸爸,你快点。”看着皱着眉极不情愿地走着石子路的他,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极小心地走着每一步,下脚时总是有些犹豫。“你今天是哪根筋搭错了,让我来受这苦?”他的脸因疼痛而扭曲着。我心下一阵不忍,赶紧放下手中的鞋子,飞快地跑向了他,拉起了他的大手。“走石子路对身体是很好的。爸爸,我来拉着你走。”

那双手依旧是那么温暖,虽然它已变得有些粗糙。爸爸愣了一下,原本皱着的眉慢慢舒展了开来,他扬起了一抹似有若无的笑,爽朗地说:“好, 我们一起走。”(《大手拉小手》浙江省新昌中学高一(6)班 求烨 指导老师:俞立方)

【简评】儿时,父亲拉起摔跤的“我”的手;现在,“我”拉起走不惯石子路的父亲的手:两次拉手,时空和强弱地位都变了,不变的是父女间深深的亲情。作者将有着同一主题和相似内容的两个素材并列在一起,有叠加效应,既能促发人对有关成长、改变的思考,使得文本有社会学上的意义,又增强了情感的感染力度。这两方面的作用,是只单写其中的一次拉手所不能达到的。

十几年的学习生涯,我一直被语文深深吸引着。那优美的诗词,绝妙的佳句,飞扬的文采,丰富的意蕴,每每让我沉醉。然而进入高中后,我品尽了这个年龄段不该有的苦闷与艰涩,我只能在心底说一声:语文,爱你在心口难开。

作为理科生,我们将大部分的时间放在数理化的学习上,只因为语文不会成为我们高考的绊脚石。面对诱人的名著,我只能忍痛割爱;因为我没有时间去细细品味,又不愿囫囵吞枣地浏览,我觉得那样对它们是一种亵渎。偶尔灵光闪过,我多想提笔洋洋洒洒写一通,然而作业已排满了我全部的时间表。

推敲文字,细品文学,需要心神合一,要做生活的有心人。而我们岂能分太多的精力于此呢?面对语文试卷不变的格式俗套,我觉得自己就像一台机器,不是为热爱而学习,而是为考试而学习。本来作文是我的最爱,而文章却一次次被判死刑。语文老师殷殷告诫:“别在话题作文上玩深沉。”我真的不知所措了。我想说,文章不就讲究含蓄深沉吗?然而现实不给我反驳的余地。我的写作兴趣和激情便渐行渐远渐无了。

语文,请原谅我的冷漠,因为爱你在心口难开。(《消逝的爱》北京市育英学校高二 (6)班 邢嘉怡 指导教师:王竹香)

【简评】本文紧扣“语文,爱你在心口难开”展开,先简要陈述对语文之爱,而将重点放于“爱而不能”,详略得当。作者依次从学习时间紧张、课业任务繁重、心灵浮躁疲累、语文试卷死板老套等方面入手,讲述对语文的“爱而不能”,层次清晰,说服力强。文章情感真挚,语言质朴,透露出作者深深的无奈之情,令人感喟。

在夏日惯有的闷热与蝉鸣中,我因毕业典礼最后一次以在校生的身份走进初中母校。教室里谈笑声不绝于耳,却不再有班主任严厉的斥责。她面带微笑地望着我们,目光中竟有了宠溺的意味。

走在去礼堂的路上,我不禁感伤起来。回望身后的教学楼,仿佛还能看见走廊里我与同伴携手走过的身影。不谙世事的我们说说笑笑,走走停停,浑然不觉时光飞逝,离别临近。我忍住悲伤,尽量平静地继续与同伴说笑,却发觉路竟是这样短,还没说几句话,便已走到尽头。

礼堂里充斥着嘈杂的言语,让人分不清是难过还是开心。所有人都熟稔地在自己的位置上落座,让我误以为这不过是一次普通的集会。

校长激情昂扬地演讲完后,大屏幕上开始播放每个班级的幻灯片。一张张照片快速地掠过,几分钟里沉淀了我们三年纯粹而美好的时光。我想哭,却流不出泪。

最后,所有任课老师走上台,手捧鲜花,眼含泪光。忽然,上课铃声响起,老师们齐声喊道:“同学们好!”我们应声山呼:“老师好!”紧接着,下课铃响起,台上:“同学们再见!”台下:“老师再见!”这一次,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地流了下来。别了,我的老师们;别了,我的初中生活!(《盛大的离别》浙江省慈溪实验高级中学高一 (12)班金烨 指导老师:郑义广)

【简评】作者以简洁生动的语言描叙了自己初中毕业典礼的经过,真挚地抒发了自己的难舍与感伤之情。作者情感的抒发,有着多样的方式,或直接表露:“我不禁感伤起来”“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地流了下来”;或写幻觉:“仿佛还能看见走廊里我与同伴携手走过的身影”;或写错觉:“却发觉路竟是这样短”“我误以为这不过是一次普通的集会”;或化用鲁迅的文字:“别了,我的老师们;别了,我的初中生活”。多方着力,令人感同身受。

“落地残花,指尖蒹葭,谁又错了谁的天涯……”最初接触古风歌曲,听的便是这首《画骨成沙》。那略带沙哑的女声,泛着淡淡哀伤的旋律,轻轻撩拨我内心深处的某根弦。从此,我对古风歌曲爱得如痴如醉。

我爱古风歌曲的旋律,它柔而不淡、哀而不伤。低沉的旋律轻轻飞扬,勾起我心中莫名的惆怅,仿佛置身于一个悲痛的故事之中,开头美好却终以惨淡收场。听,那绵长的旋律是在倾诉谁的衷肠?那低哑的嗓音是在宣誓谁的倔强?一曲终了,脑海依旧被那歌声占据。心中那份拂不去的淡淡哀伤,不知是在替谁惆怅。聆听琵琶曲后的江州司马,是否也似我这般感伤?

我还爱古风歌曲的歌词,它含蓄典雅,字字珠玑,句句传情。它经常化用古诗词,运用典故,韵律谐和,极具古典美。“谁在垄间低吟离歌,我且悠悠轻和,一腔热血今与何人说,行迈靡靡的我,黄粱一梦过,醒时已家国破……”这《燕归巢》就是一首忧伤的词啊,即便不唱,单是吟诵,便让人荡气回肠。“点一盏灯,听一夜孤笛声。等一个人,等得流年三四轮……”《华胥引》巧用对偶和数字,将浓重的孤独抒写得感人肺腑,惹得我泪水纷纷如雨下。“一生忽而得一夏,但司掌好年华……”我又在听古风歌了。(《沉醉古风》湖南省浏阳一中C1419 张霞 指导老师:林雪冰)

【简评】本文以古风歌《画骨成沙》的歌词开篇,既吸引了读者的注意力,又自然地引出文章的主题。行文的主体内容,分别就古风歌曲的旋律和歌词展开描述,先对其特点进行精要概括,而后以自己的听歌感受和具体的例子作说明,让人真切地感受到了古风歌曲的特色。作者情思细腻,文章语言优美,有如古风。结尾一段,巧妙作结,进一步表现了古风歌曲的魅力。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我问燕子为什么,燕子说,这里的春天真美丽。”

当清脆的童谣唱起来的时候,当丝丝春雨浸润江南的时候,当水牛对着沉睡了一冬的大地发出雄浑的 “哞哞”声的时候,当如雪的梨花里冒出无数只小小的黄莺的时候,小燕子便飞回来了。她是来赴这江南之约的。

当她鸣声“唧唧”,掠过田野、掠过池塘、掠过竹林的时候,一丝微笑便悄然爬上了江南的嘴角。是啊,在等过了秋的萧瑟、等过了冬的苍凉后,江南终于见到了久违的隽逸的身影,它有什么理由不微笑呢?

雨中斜掠的小燕子极见风致。在江南细细的、密密的雨雾中,那黑色的舞动的精灵,就是那流动的音乐,一会儿轻徐舒缓,一会儿急管繁弦,跌宕起伏的旋律让江南醉得一发不可收。

小燕子飞倦了,就停憩在电线上。她似乎是天生的音乐圣手,你看,高高的电线上,停泊着无数只可爱的小燕子,这不就是最美的五线谱吗!用不着酝酿,音乐自然而然地在每一个江南人的心底悠悠流淌!

暮色渐起,家燕归来。昏黄的灯光下,双燕歇息在主人为她钉好的巢里。仔细看去,她那亮亮的黑黑的眸子正盯着你,目光中满蕴怜爱。(《小燕子》湖南汨罗一中474班黄佩瑜)

【简评】作者写小燕子,既摹其形,又写它的活动以及与人的交集。写它鸣声“唧唧”,身影隽逸,动作迅疾,眼眸黑亮,表达了作者由衷的喜爱赞美之情。文章在遣词炼字方面很下了一番功夫,文字颇具表现力,如“梨花里冒出无数只小小的黄莺”的“冒”字,“掠过田野,掠过池塘”的“掠”字,“把江南醉得一发不可收”的“醉”字,都灵巧、鲜活。

暑假回家时,正巧赶上客运高峰期。火车像一盒在运输带上传送着的沙丁鱼罐头,人们挤得前胸贴后背,香水味混合着汗味,让人喘不过气来。不时有人撞到像大闸蟹般爬满人行道的行李,狭小的车厢摇晃着一波又一波“咿咿呀呀”的惨叫声。

“这是谁的箱子?快拖走!”突然,一记粗鲁的女声响彻嘈杂的车厢。一个面容粗犷的女人佝偻着腰按住膝盖,气势汹汹地踢着前方的箱子,高跟鞋“啪嗒啪嗒”的叫着。她挤在我旁边,肥硕的屁股一下子占满了两个人地位置,白花花的肥肉从她的红色背心里“流”出来。跟在她身后的是个又矮又瘦的男人,那张黄脸就像一颗干扁的桃核。他木棍似地杵在过道,从兜中掏出烟和打火机,

“大叔,火车上不能抽烟。”我轻声地提醒道。“你也是安徽人?”女人操着一口浓重的家乡口音看着我。“你是大学生吗?我儿子也是大学生!”女人的脸上洋溢着骄傲的神色,身子向我这边蹭了蹭。

“我年轻的时候,也想上大学,上大学舒服啊!省得每天在太阳下暴晒,在雨里白浇!我以前住在坝上,家里好几亩地都靠我一个人铆劲干……”女人肥胖的食指和中指都箍着金灿灿的大戒指,像两节油腻腻的香肠。她臃肿的身子兴奋得晃起来,并且不断向我这边扭动。(《回家路上》湖南省吉首大学14级汉语言文学 刘斌)

【简评】文中的女人,形象生动,如立目前。这得益于作者抓住了人物的特征,从外貌、动作、语言等方面进行描写,将其粗鲁无礼、重情重义、无羁洒脱等个性表现得淋漓尽致。此外,文中的比喻也很精彩,如写拥挤的火车,“如一盒在运输带上传送着的沙丁鱼罐头”;杂乱地占满人行道的行李,像大闸蟹;又矮又瘦的男人,黄脸像干扁的桃核,似木棍似的杵在过道。这些比喻既形象又贴切,既表意又传情。(无违)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