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新闻门户网站

小说:你只能是我的!你绝不能再与他一起!他的眼角落下泪来

ff5e00004b1214155e59

项添华无法安放自己的愤怒,电话在手中紧握,听筒里已经听不见那个男人的声音。顾永俊!他咬牙切齿地:你怎么可以回到她,回到靳晓晓的身边?我不允许,我绝不允许你以任何的名义与她再在一起!

整个人都被抽空的空泛感他从未感受过!他仿似站在一个崩溃的边缘地,而靳晓晓就在一端,可视,却是他远不可及的幻像!不,我不要你从我的身边再度离开,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他的眼泪竟然冲动地流下来。他在房间里不停地踱步以疏缓这一份失常。

一支烟的功夫过后,他力竭,平静下来。

他拨打卓群的电话:卓助理,我现在到地库去,你也马上下来!

靳晓晓睁开双眼,方薇浅笑着的关切渐渐清晰,映入她的眼帘里。她的失落感随之被一丝侥幸所替代:他不在!

“晓晓,医生来过了,说你只是低血糖,我给你带来了一些糖水,你现在要不要喝一些补充一下能量?”方薇说着,手已经把一边的保温瓶拿到手中,拧开了盖子。

“薇薇……好吧!你先把我扶起来,好吗?”靳晓晓不想固执地与自己的虚弱对抗。

空气里,静默在弥漫。方薇想说些什么打破这种尴尬,可又觉得说什么好像都不合适。

靳晓晓把空碗递了过来。

“他,什么时候来到这个城市的?”终于,方薇听见了靳晓晓的发问。

“我去了一趟京城,四月初的时候。”方薇艰难地开口。终究要面对,早一些和晚一些会不一样吗?

“其实他什么时候来的重要吗?只要你在这儿,他总是会来的!”方薇微微嗟叹,还是避开了直接的回答。

“你给他借的钱?”靳晓晓笑了笑,这一秒前,她的眼神无波无澜,现下却有了一种质问的语态。

“我只是想帮帮你们!晓晓你该知道的,是不是?”方薇真不忍见她一直如此地克制。她握住她的手,包裹着她的抖动,“晓晓,只要一些时间。你们还可以回到过去,像以前一样地继续相爱,好不好?”

靳晓晓听见心上的伤口被人用力地撕扯了一下,她冷冷地接下去:“你想要他,说一下就可以......不必要让我这么难堪!”

方薇强自镇定,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下来:“你果然都知道?在学校的时候你就知道?”

“我不想知道。”靳晓晓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方薇,你不觉得你操之过急吗?我和他……你心知肚明!你只要等一等,只要等一等!”

“晓晓,我爱上他的时候我还没有认识你!后来,我选择离开了。我希望我们一直是最好的朋友!”方薇看着靳晓晓甩开她的手,一道来自心间的横亘已经竖立,她无能为力。

……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再度陷入沉默的两个人都竖起了耳朵想确认是不是真的有人在敲门。

“晓晓,你在吗?”卓群的声音传进来。

“卓助理!”方薇望向靳晓晓,征询地:我去开门?

在卓群三步并作两步地向里探进之时,她的身后,一个年青的男人也随之跨进了门里。

男人的一张脸,如果不是肤色太白,方薇会很客观地觉得这是一张不失英俊视觉的脸。她心生警觉,上前拦住他:对不起!请到外边等候一下!

项添华礼貌地笑笑:“方薇,你是方薇,靳晓晓在这个城市的好朋友?”

方薇探问地:“你是项主编?”有些意外,上一次她为了靳晓晓工作的事宴请了杂志社一干主事的人,独是这位主编以公务在身为由,避而不见。

“我来看靳晓晓,我担心她生病了会影响接下来的工作,请理解一下!”他并不试图停下脚步,但也不强硬地往里闯。

“主编,你进来吧!”靳晓晓的声音从卧室飘过来,显然是努力地使了把劲,方薇感觉到她的一份刻意。她无奈地退让:请进!

男人在极力地克制着一份焦灼!方薇对着他的背影度忖着他对靳晓晓的情愫到底到了几分程度!靳晓晓的目光也朝这边看过来,彼此的眼神在空中交汇,又移开了。

顾永俊离开时也是努力地藏起他的渴望,他说,见不到我于她总是心安多过于失落的。她心下戚然,很想问:那为什么不上前去一直抱着她,让她在你的怀里睁开眼睛,然后再无力气生出逃开的想法!

到底是谁的想法?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www.sugys.com/bdshQ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