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新闻门户网站

开启三百年中原祸乱魔盒,“八王之乱”的全面战争是怎么开打的?

  

  

  编者按:近期,随着《全面战争:三国》新DLC“八王之乱”的推出,导致西晋王朝崩溃,以及之后五胡乱华的历史著名事件八王之乱,再次被大众所关注。其实说起这次战乱,很多人虽然听过其名字,却对其具体细节乃至八王各自的名字都不太清楚。本期,冷兵器研究所就来说说,那八个王爷,到底是怎么陆续下场,把中原大地搅得一塌糊涂的。

  西晋永宁元年(公元301年)正月,赵王司马伦篡夺帝位。三月,齐王司马讨伐赵王的檄文颁布天下,“八王之乱”最惨烈的后半场正式拉开了序幕。从此,西晋政坛的主色调,不再只是中央少数外戚与宗室的政变争权,而是几乎蔓延全境的大规模战争。中原大区,出镇许昌的齐王司马与龙骧将军董艾、豫州刺史何勖联合,率先起兵。华北大区,时任征北大将军,出镇邺城的成都王司马颖则联络司州境内的顿丘太守郑琰、阳平太守和演,以及兖州刺史王彦,冀州刺史李毅等,集结大军二十余万攻打洛阳。东北大区,幽州王浚暗怀心思,暂时作壁上观。西北大区的河间王司马选择了赵王。华东方向,扬州刺史郗隆犹豫未决,被决心响应司马的参军王邃斩杀。东部除徐州外尽数卷入战事。

  

  ▲远处的旗帜就是“赵王”,主要为了标示势力集团;战争时司马伦已实际称帝

  起兵之初,司马颖和司马各有败绩。司马虽然口号喊得响,但刚进兵阳翟便为司马伦所遣将领张泓所破。自此司马部就在颍水边上坚垒自守,与在阳翟的张泓对峙,经过三月、闰三月,一直到四月初九司马伦被诛,在洛阳的司马颖派赵骧、石超等助攻司马,后者才得入洛。①司马颖部在温县以北的黄桥为司马伦方面的士猗、许超所败,死者八千余人。战败后的司马颖准备退保朝歌,在其长史卢志和王彦的坚持下,才再一次在黄桥和司马伦派来增援的刘琨交战,大败刘琨,赢得了讨伐司马伦中最关键的一仗,第一个攻入洛阳。②在此过程中,常山王(即后来的长沙王)司马率国兵应之,穿赵国而过,成为成都王的后援,为其斩断来自司马伦势力大本营赵国的威胁。

  

  ▲预告片中疑似赵王阵营的具装甲骑

  河间王司马的表现则极其鸡贼。诸王起兵伊始,人在长安的司马选择发兵相助赵王,且在兵马都到了潼关,才得知司马伦事败的消息,于是现场倒戈,响应司马颖与司马。司马仅仅因为够“聪明”,投机成功,一跃进位侍中、太尉,成为新的宗王势力和日后搞事的中坚力量。同年,司马辅政专权,俨然又是第二个司马伦。③彼时司马颖远避邺城,司马坐镇关中,各怀鬼胎窥饲观望洛阳局势,只有刚复封为长沙王的司马算得上一股清流。也正是因为如此,司马利用司马对司马颖的支持和对惠帝亲弟的近支宗室辅政权的维护,将司马推到了讨伐司马的最前线。

  

  深得司马宠信的谋主、幕僚长李含,在司马上位后被征为翊军校尉调往洛阳。时任司马参军的皇甫商,早年便与李含深为结怨,李含其他一众对头也都在司马幕府,让他深感不安。出于私人恩怨,他矫诏出奔司马,并献上了一石二鸟之计:利用司马专权行事,已失人望,让本来就不满司马的长沙王司马率兵讨伐,另一方面将起事的消息透露给司马;等司马杀了司马,就有了大举兴兵讨伐司马的借口。最终目的,是废晋惠帝而立成都王司马颖,司马自为专权宰相,可以恣意行事。④

  

  司马暗中联络司马颖,许诺储副之位。被权力迷惑的司马颖痛快答应,亲手将从前为他断后,一心支持他入朝辅政的亲兄长司马推向死地。煮豆燃萁,无过于此。尽管司马成功反杀了司马,然而针对他的谋杀仍在继续。司马在司马死后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在洛阳的辅政宗王,并与在邺城悬执朝政的司马颖共分兵权。司马颖因储副之位落空,更加憎恨司马,而司马也因前次事件对司马颖冷心失望。自身贪欲和他人挑拨,让兄弟俩嫌隙日深,终至不死不休。与此同时,李含与皇甫商的私怨也为西晋分崩离析推波助澜。司马任用了皇甫商,皇甫商的兄长皇甫重时任秦州刺史,李含认定皇甫重也是司马的人,让司马及早除之。得知这事的皇甫重,当即以讨伐李含的名义起兵攻打司马,司马遂派凉州的金城太守游楷、秦州的陇西太守韩稚等四郡之兵拒敌。

  

  ▲河间王的围城大军和旗帜;这个镜头不在秦州,就在稍晚些的洛阳

  除了秦州、凉州,自元康六年起就战乱不断的益州也脱离了晋朝掌控,流人李特正式占领益州。太安二年五月,义阳蛮张昌率流人石冰、封云等起兵,彼此呼应,席卷华南、东南的荆州、江州、扬州,并由南向北攻打徐州。三个月之后,各州战事依旧,而司马颖和司马分别从长安和邺城攻打司马,西北大区、中原大区、华北东北大区再次打成一团开启了八王之乱中规模最大的战争。至此,西晋全境兵燹遍地。

  

  ▲预告片中长沙王洛阳守军冲击成都王步兵大阵的镜头

  太安二年八月,司马颖派出身名将世家的陆机为主将领兵攻打洛阳,司马派出张方配合。陆机所率步兵直面司马的禁军甲骑精锐,一败之后选择重兵围城。⑤,与张方合作祭出绝粮战术,⑥将司马方困死在洛阳城。直到第二年正月,司马在洛阳为司马越所擒。此时陆机也早为司马颖害死,但他留下的围城方案,哪怕有禁军甲骑在手的司马,也至死未能突破。

  

  ▲打出成都王旗帜的野战大军;汉族文官打扮的前排左一和疑似少数民族将领的豹纹哥

  单纯论军事层面,西晋太安二年,各地流民起义,乃至席卷整个北中国的内讧大会战,系统复习并整合了三国以来所积累的大量经验。比如秦州、洛阳的城池攻防、巷战,西南、东南的山地战和平原野战,都还颇有看点。但洛阳、秦州跨年大战和接下来长沙王旧部对司马颖的失败报复,乃至司马越加入战局的大乱斗,都集中并浪费了过多资源。究其原因,也只为诸侯王的欲望或个别豪族与寒素的私怨。内战持续不断,完全打残了西晋的国民经济,也使得中原王朝从此一蹶不振。内战过于内行的结果,是整个西晋摇摇欲坠,最终在永嘉五年不堪一击,彻底倒塌,给中国北方留下了需要数百年来愈合的创伤。

  ①《晋书齐王传》:“屯军阳翟,伦遣其将闾和、张泓、孙辅出坂,与交战。军失利,坚垒自守。会成都军破伦众于黄桥,乃出军攻和等,大破之。”

  ②《晋书成都王颖传》:“赵骧至黄桥,为伦将士猗、许超所败,死者八千余人,士众震骇。颖欲退保朝歌,用卢志、王彦策,又使赵骧率众八万,与王彦俱进。伦复遣孙会、刘琨等率三万人,与猗、超合兵距骧等,精甲耀日,铁骑前驱。猗既战胜,有轻骧之心。未及温十余里,复大战,猗等奔溃。颖遂过河,乘胜长驱。左将军王舆杀孙秀,幽赵王伦,迎天子反正。及颖入京都,诛伦。使赵骧、石超等助齐王攻张泓于阳翟,泓等遂降。”

  ③《晋书成都王颖传》:“……泓等遂降。始率众入洛,自以首建大谋,遂擅威权。”《晋书齐王传》:“及王舆废伦,惠帝反正,诛讨贼党既毕,率众入洛。”可以看出,攻打赵王的首谋是齐王,但武功最盛的是成都王颖。齐王执意专权导致严重的分赃不均,直接成为下一轮战争爆发的导火索。

  ④《晋书李含传》:“安定皇甫商州里年少,少恃豪族,以含门寒微,欲与结交,含距而不纳,商恨焉,遂讽州以短檄召含为门亭长。”“尚书赵浚有内宠,疾含不事己,遂奏含……”“初,梁州刺史皇甫商为赵王伦所任,伦败,去职诣,慰抚之甚厚。含谏曰:‘商,伦之信臣,惧罪至此,不宜数与相见。’商知而恨之。及商当还都,置酒饯行,商因与含忿争,和释之。后含被征为翊军校尉。时商参齐王军事,而夏侯兄在府,称立义,被西枉害。含心不自安。右司马赵骧又与含有隙,将阅武,含惧骧因兵讨之,乃单马出奔于……”赵浚就是赵骧的爸爸。“含之本谋欲并去、,使权归于,含因得肆其宿志。”

  ⑤《晋起居注》:“成都王讨长沙王,使陆机都督三十七万众,围洛阳四匝。夜鼓噪,京师屋瓦皆裂。”《晋书长沙王传》录《成都王颖答长沙王书》:“前遣陆机董督节钺,虽黄桥之退,而温南收胜,一彼一此,未足增庆也。”这一战对后世来讲,最大的贡献应该是“陆平原河桥之败”这个典故,然而石桥、黄桥与河桥并非一地,《世说新语》的沟带,让后世所有关于“河桥之败”的嘴炮都字面意义上的开错了方向,陆机真正的战败地点在洛阳东北建春门石桥附近。其他详见论文《重塑“华亭鹤唳”:晋宋两朝的现实语境与历史追叙》

  ⑥《晋书惠帝纪》:“十一月辛巳……王师攻方垒,不利。方决千金,水碓皆涸。乃发王公奴婢手舂给兵禀,一品已下不从征者、男子十三以上皆从役。又发奴助兵,号为四部司马。公私穷,米石万钱。诏命所至,一城而已。”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蜀姜,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