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新闻门户网站

电竞风口?任重而道远

?

  2019 ChinaJoy(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刚刚落幕,从昔日“ChinaVR”到今年大放异彩“China5G”,“CJ”从不缺乏热点。三天时间,参观人数超过20万,只是与火爆的游戏玩家相比,今年游戏厂商颇为理性,据媒体统计,约三成游戏厂商缺席本次展会。厂商缺席固然有“CJ”性价比方面的考虑,也是对游戏发展的理性思维。

”,要从建基金、引人才、低税率、免签证、简审批、建窗口等六个方面推出相应支持政策。此外,成都、杭州、重庆、西安等城市都在争相打造电竞之都。

  “电竞之都”的争夺,反映出了各个地方政府对电竞市场的看好,据行业预测,今年,中国电竞用户总量将突破3.5亿,产业规模将达到138亿元,庞大电竞人口基数带来无限的流量变现可能,电竞市场似乎正站在风口,今年5月,国内著名电子竞技俱乐部EDG(EDward Gaming)完成了近亿元的Pre-A轮融资。

  然而似乎并没有“猪飞起来”的情况出现,虽然部分电竞赛事的冠军奖金屡创新高,但除去部门明星选手实现财务自由之外,电竞俱乐部的总体利润并不高,而且两极分化严重。根据《全球最具价值电竞俱乐部排行榜》的数据显示,2018年,北美巨头Cloud 9市值3.1亿美元,而收入只有2200万美元。这是处于食物链顶端的企业,而对于大多数中小俱乐部而言,营收主要来自直播与游戏厂商补助为生,收入并不稳定,甚至爆出部分俱乐部成员国外参加比赛时,依靠借钱吃饱面才勉强完成赛事的情况。

  电竞俱乐部是电竞产业的基石,决定着电竞产业发展的空间与规模,这不仅需要地方性优惠政策的支持与鼓励,更需要规范化的转会制度、版权的商业化以及俱乐部多元化的运营手段,例如俱乐部商业板块延伸、粉丝经济打造、管理的规范化以及人力资源成本管控。

  人力资源成本是电竞俱乐部的最大开支,除去明星级选手天价工资,教练团队、分析团队、管理团队、参赛/陪练队员缺一不可,而目前这样的技能型人才不足,据2019年7月,人社部公布的《新职业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显示,目前只有不到15%的电子竞技岗位处于人力饱和状态,预测未来五年电子竞技员人才需求量近200万人。人才稀缺导致86%电子竞技员从业者的薪资是当地平均工资1-3倍,人才高成本使得大部分俱乐部举步维艰,严重制约电子竞技产业发展。

  2019年4月,人社部发布了13个新职业信息,其中就包括电子竞技运营师、电子竞技员,彰显出国家政策对电子竞技行业推动意图,不少高校也设立电子竞技专业,只是由于理念、培养时间与市场规范化问题,电子竞技相关工作人员全面满足供给尚需时日。

  基于当下状态,大型俱乐部有着融资渠道与盈利模式,可以在人才争夺中抢得先机,但对广大中小俱乐部而言,能给予薪金有限,合理规范的人员匹配则是一大难题。事实中,中国并不缺乏电竞专业发烧友,部分人专业实力足以胜任中小俱乐部发展需求,但是基于现实考虑,目前这部分人尚不能将电竞作为自己的职业取向。

  一方面,电竞产业面临专业人才匮乏的窘境,另一方面有着专业技能的人才无法匹配,改变电竞行业人力资源结构性失衡的根本就在于用灵活、多元的方式吸引具有电竞技能的人才加盟。例如知名人力资源服务公司金柚网就推出一款“金柚小灵”产品,应用于灵活就业场景。基于数字经济的社会化用工调配能力,在保留明星级电竞选手的同时,金柚小灵实现人才与用工方的自由合作与灵活承揽需求,实现了企业与个人价值最大化,显著降低电竞俱乐部用工成本。

  电竞有着广阔的市场发展空间,这已成为业内共识,然而无论是“量”还是“质”,电竞产业各个方面均有待提升,其实“风口”未必是好事,一旦发展失速反而是一地鸡毛,稳扎稳打,从市场拓展、俱乐部运营、粉丝经济延伸、人才培养匹配等多渠道推进,电竞行业任重道远,电竞行业又前途无限。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