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新闻门户网站

日活超2亿,快手如何布局电影业

?

短视频平台在宣传活动中的作用不断增强,使得该平台不再有可能成为基于工具的宣传平台,而是有足够的信心进入电影制作和发行行业。

最近几天,快手似乎有进入电影和电视行业的迹象。在多家媒体的报道中,天眼搜索显示,9月11日,快速发展的北京迅手科技有限公司的主体改变了业务范围,增加了新的电影发行和电影制作。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内容通信从社交媒体到短视频平台的转换是全面的。在电影领域,近年来的主要变化是短视频平台在宣传方面的重要性。电影公司越来越重视短视频平台(如快速播放器)的作用。另一方面,在电影业的准备工作中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以前,电影营销中有很多成功的案例。在黄伟于2018年宣传《一出好戏》期间,黄伟在短片短视频中首次赢得了超过2000万的广播和很多好评,这促进了电影的传播和最终票房。另外,在《熊出没》《碟中谍6》等中外电影宣传中,快手与电影方宣发有着深厚的合作,票房成绩也与黑马或领导者处于同一时期。

短片对电影业的影响越来越大。如今,新增加的电影发行和制作业务属于电影产业链的上游。下一阶段快手将以何种形式进入电影业?参与影片内容的特点是什么?

用户规模不断扩大,短片对电影业的影响也得到了重新评估

从网民的总体统计来看,短视频行业的重要性已跃居前列。 CNNIC的《2019年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中国的在线视频用户数量达到7.59亿,比2018年底增加了3,391万,占网民总数的88.8%。其中,长视频用户长6.39亿,占网民总数的74.7%;短视频用户6.48亿,占网民的75.8%。短视频用户超出了长视频的大小。

根据快速数据研究所的数据,截至2019年6月30日,每日用户数量已超过2亿,每月活动量已超过4亿。随着用户规模的不断扩大,用户活动和使用时间已达到新的高度。短视频产业已成为各行各业在交流过程中越来越重要的节点,它也是一个新的战场,难以避免。

来源:Fast Hand Big Data Institute

特别是在电影领域,短片主要用于宣传,以引爆,分裂和传播电影信息,甚至营造一种仪式感。在此过程中,电影的短片宣告逐渐成为电影的根深蒂固的约束力和用户的大规模参与。效果显然比传统模式更强大。

近年来,此类案件越来越多。《碟中谍6》《熊出没原始时代》《一出好戏》与快速深入的公告,《地球最后的夜晚》《来点狂响》和其他由颤音引起的电影或《后来的我们》《我不是药神》用户生成的简短视频宣传热力合作,等等.尽管宣传结果的积极影响和持久影响不同,但短视频平台的影响已得到确认。

来源:Easy View

在此过程中,诸如快速播放器之类的短视频平台在宣传领域中具有越来越强大的声音,使其逐渐成为电影产业链中不可或缺的新组成部分。高票房电影或活跃的宣传,或通过自来水使用者生产的UGC内容继续发酵,无论制片人对短视频的主观看法是否被认为是一个主要城镇,在社交媒体和公共场所以外的电影中都没有改变售票平台。新节点的兴起。

旧铁杆的生活记录,速写的自制纪录片将是“新品种”

最近阅读了娱乐的相关资源,并学习了以UGC内容为素材的纪录片的制作方法。纪录片将与平台UGC的内容一起组成整个电影。该纪录片定于明年上半年发行。它很可能会赢得医院的在线服务。业务范围的变化可能与自制的纪录片有关。

在快速通道纪录片中广泛使用UGC内容的想法类似于视频共享网站YouTube以前所做的想法。当时,YouTube于2010年7月24日邀请全世界的网民使用相机记录自己的琐事,并回答一些简单的问题。来自190个国家和地区的近4,500小时的视频在同一天显示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的日常生活。最终,这些复杂的材料被整合到导演手中,展示给全世界,并最终在全球范围内获得。很好的用户响应。

根据YouTube用户的UGC内容,是一部纪录片。从实际意义上讲,这种真实记录的材料不再是电影。这部作品的吸引力在于它是一部受欢迎的纪录片,观众们。人们发现人们的日常生活充满了兴奋和无聊,似乎有莫名其妙的乐趣或疯狂。每个人都在“扮演”自己。

那么在国内,或许也只有快手最适合,也最有能力和资源做出同类作品。“记录世界记录你”是快手的Slogan,不同于国内所有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面有太多普通人展现这个世界少有人关注的一面,各行各业的草根视频作者是组成快手UGC内容的底色。

来源:快手大数据研究院

世界很大,中国很大,而快手的内容生态几乎是各行业平民生活本身亮点的集合,美食、美妆、音乐、游戏、运动、旅行……快手中的“老铁”们几乎涵盖了社会的每一个切面,有大量丰富有趣的人和事。如果快手自制电影收集来自快手平台的海量UGC内容,再通过电影手法进行重构,有可能构建出一个“全景式的中国”,纪录生活在神州大地各个地方的国人的人生一刻,从而爆发出强大的现实主义情绪感染力。

快手自制纪录片很可能是首个手机短视频与纪录电影的融合产品,国内首部以UGC内容为素材的纪录电影。以这样一个“新物种”开启自制电影内容,或许意味着在进军电影行业,开启内容制作的过程中,快手还是会优先考虑与平台内容特色相关的创新题材电影。

短视频革新宣发模式,快手有望继续深入电影产业链

虽然有自制电影计划,平台上微剧之类的内容也越发成熟,但显然快手在电影内容制作领域的积累还有限,不太可能一开始就大举介入上游产业链。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社交+AI”的快手继续发挥自身短视频平台在电影宣发中的重要价值,往后在部分电影项目中深入合作,参投、参与发行主流电影并非不可能。

上文已经提到电影宣发中短视频平台重要性的进化。宣发与短视频官方合作产生了大量新的玩法,如在春节档票房黑马《熊出没原始时代》宣传中,快手推出了《熊出没》系列专属魔法表情包,用户一秒变脸“光头强”、跟着“熊二”跳舞的玩法引发了大量用户上传相应的搞笑内容。据快手方数据显示,这系列表情包使用量超500万条,主题视频上千万;

在《碟中谍6》快手宣传过程中,《碟中谍6》在平台上发起了“挑战不可能”活动,一方面与《碟中谍》直译“不可能的任务”相关联,对电影上映信息进行了多轮传播,另一方面,发起用户主题创作的形式又跳出了电影预告等传统方式的桎梏,激发了大量的用户自发宣传流量。

因为这种对电影宣发模式革新的影响,在读娱君看来,短视频平台深入电影产业有其必然性。

移动互联网对电影产业的改造早有蛛丝马迹。距离我们最近的是票务平台崛起为综合性的电影巨头 猫眼、淘票票如今成为国内电影发行大户,其过程可以概括为在移动互联网浪潮下对购票这一入口进行重构,获得大量用户,此后利用已有的影响力和资源进一步跨入电影宣发、甚至出品和发行业务中,并因为其“平台”的基础设施属性而迅速扩大规模。据灯塔数据显示,淘票票2018年参与联合发行电影票房高达213.07亿元,仅次于拥有进口权的华夏电影发行位居行业第二,猫眼同样参与发行了大量电影。

虽然短视频电影宣发与电影行业的强关联不像票务平台那样直接,但也同样不可小觑。短视频平台在宣发中的作用继续强化,使得平台方很有可能不再满足于作为一个工具性的宣传平台,而是有足够的底气自己进军电影制作、发行产业中。快手深入电影产业的战略底气或许就来源于此。

因此,快手此番经营范围变更“新增电影发行、电影制作”,既有可能为自制纪录片或更多创新题材电影提供条件,也有可能在下阶段以电影行业新角色的身份尝试参投、发行主流院线电影。从快手以往在电影相关活动中的成功试水和平台自身的用户、内容实力来看,未来快手向影视领域扩张业务版图,也是水到渠成的发展必经之路。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